<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

    1. 日本三季度經濟萎縮,央行退出超寬松貨幣政策將面臨多重困境

      2023年11月15日 21:0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胡慧茵
      日本第三季度經濟再現萎縮,復蘇之路步履蹣跚。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胡慧茵 廣州報道

      日本第三季度經濟再現萎縮,復蘇之路步履蹣跚。

      11月15日,日本內閣府發布的初步統計結果顯示,今年第三季度日本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下降0.5%,按年率計算降幅為2.1%,跌幅大于市場預期。引發關注的是,這是日本經濟在三個季度以來的首次收縮。日本經濟萎縮的原因,主要是受企業支出下降和進口上升的拖累。

      日本經濟從今年一季度的同比增長1.6%,到二季度的同比增長6%再到本季度萎縮,經濟復蘇狀況參差不齊,且落后于其他主要經濟體。低迷的經濟表現讓日本央行更有理由推遲改變當前的超寬松貨幣政策。

      然而,日本持續的寬松貨幣政策與全球主要央行偏向鷹派的立場并不一致,致使日元經歷大幅貶值。截至11月15日下午3點,日元兌美元匯率持續低迷,為1美元兌150.6日元。日元跌勢不止,又會對日本經濟產生直接的負面影響。雖然汽車、醫藥、精密儀器等出口導向型企業因日元走低而增收,但對于能源資源嚴重依賴進口的日本經濟整體而言,進口價格大幅上漲將會拖累其經濟增長,尤其占其國內生產總值(GDP)六成左右的內需將遭受沖擊。

      盡管此前市場對日本央行“轉向”預期有所升溫,但目前看來,日本央行要調整貨幣政策仍面臨諸多難點。日本該如何謹慎推進加息,逐步退出寬松貨幣政策,這無疑是市場關注的焦點。

      三季度經濟萎縮

      日本內閣府數據顯示,截至9月30日的三個月,日本國內生產總值較上一季度萎縮0.5%,數據收縮程度遠超預期,也較上一季度環比1.5%的增長大幅放緩。

      日本三個季度以來首次出現經濟萎縮,表明日本經濟在經歷了今年早些時候的強勁增長后,目前已經開始放緩。日本經濟萎縮主要有三方面因素,一是企業資本支出在上一季度下降1%后再下降0.6%,表明企業在價格上漲的情況下繼續削減投資;二是凈出口拖累了整體經濟增長,凈出口讓整體GDP增幅下滑0.1%;三是家庭消費未能實現增長,截至今年8月,家庭消費已經連續6個月同比下滑。

      “從結構看,三季度日本私人消費、投資均環比下降,與二季度趨勢一致,反映在日元貶值和通脹壓力下,日本國內需求依舊疲軟?!敝袊裆y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應習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二季度GDP環比大漲的凈出口因素,在三季度轉為負貢獻,主要是服務貿易逆差擴大形成拖累。

      從數據來看,促使日本經濟實現增長的因素依舊明顯。比如,出口方面,汽車出口有所增長,另一方面則是訪日游客消費。日本國家旅游局(JNTO)公布的9月訪日游客人數為218萬4300人,為2019年同月的96.1%,基本恢復到了疫情前的水平。但目前,個人消費依然是負增長的狀態。

      對此,中國銀行全球調研專家、東京分行調研團隊主管王哲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雖然今年春季日本的勞資談判漲薪幅度創歷史高點,但依然跟不上物價漲幅,截至9月,居民實際工資收入下降2.4%,連續18個月下滑,導致居民消費節約傾向嚴重,延續疲弱態勢。

      渣打中國財富管理部首席投資策略師王昕杰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日本9月汽車出口達到了202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非居民的國內消費也在恢復當中,但這兩項貢獻并不足以彌補居民在投資端的需求下降,以及因為日元貶值而造成的進口金額增長而導致的凈出口降低。

      為應對國內連續多月攀升的通脹,同時提升工資和促進投資,今年11月,日本政府通過了一項包括減稅在內的經濟刺激計劃,總額超過17萬億日元(1美元約合150日元)。具體來看,該經濟對策由五大支柱構成,包括為應對通貨膨脹的回饋國民、提高收入和促進地方經濟、促進國內投資、應對人口減少和促進社會變革以及確保國民安全。日本政府預計,新計劃將使經濟年增長率提升約1.2%。同時,日本政府期待將經濟刺激計劃總規模擴展至約37.4萬億日元。

      以往日本政府也曾多次提出經濟刺激政策,但不少媒體和專家認為,日本政府只注重短期社會福利,而不從根本上解決束縛經濟增長的結構性問題,該經濟刺激計劃效果恐難持續。

      超寬松政策的代價

      當前,日本經濟仍面臨多重困境。從國內來看,個人消費疲軟、輸入型通脹持續;從國際看,美聯儲加息導致美日息差不斷擴大,日元承受著持續貶值的壓力,這些因素都將拖累日本經濟的增長。

      在諸多不利因素疊加的背景下,日本堅持實施超寬松貨幣政策,直至穩定實現2%的通脹目標和工資增長。所以即便日元持續貶值,日本也不敢貿然跟隨美元調整貨幣政策。截至今年9月,日本國內通貨膨脹已連續17個月超過政策目標值2%,但日本央行現在更擔心的是通貨膨脹是否能夠長期穩定在2%。

      從數據來看,目前日本的核心消費價格指數(CPI)和生產者價格指數(PPI)的增速都較之前有所回落。日本總務省的數據顯示,日本9月去除生鮮食品后的核心消費價格指數(CPI)為105.7,同比上升2.8%,連續25個月上升,這是自2022年9月以來核心CPI同比增幅首次降至3%以下。相較之下,PPI的下降更為明顯。日本央行報告顯示,衡量日本企業投入價格的PPI指標同比上漲0.8%,這是自2021年3月恢復增長以來的最慢增速。

      應習文表示,目前全球各經濟體PPI都在下行,主要由于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下行和去年基數較高。目前看PPI向核心通脹的傳導鏈條較長,日本PPI盡管在下行,但近期核心通脹仍會有一定壓力。從中長期看,日本能否維持通脹并走出通縮還未穩固。

      受訪專家普遍認為,日本央行可能進入了一個兩難的局面。王昕杰向記者表示,日本之所以還維持負利率政策主要是為了支持經濟。一方面經濟在貨幣政策還未完全轉向之前就開始惡化,另一方面居民端通脹仍然維持在高位,并且央行維持負利率環境的政策空間越來越小。如此一來,日本央行要如何權衡可能要從長計議。

      當前,日本正陷入“債匯困局”。一邊是日本的長期利率不斷以超過日本銀行預期的速度上升,另一邊日元持續下跌并屢屢觸碰央行的心理關口。但日本央行并未像市場猜想的那樣出手干預匯率,只是輕微調整收益率曲線控制(YCC)政策。目前,日本央行上調了2023財年的通脹預期,其中核心消費價格指數(CPI)預期漲幅從此前的2.5%上調至2.8%。

      王昕杰分析稱,“日本央行上調了通脹預測,并提高了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的靈活性,但是并沒有完全廢除收益率曲線管理政策,這是貨幣正?;倪^渡,也代表著貨幣政策正?;臅r間點正在臨近?!?/p>

      日本央行行長植田和男曾表示,央行在退出超寬松貨幣政策方面將謹慎行事,以免引起債券市場大幅波動。那接下來,日本央行會如何進行政策調整,逐步使貨幣政策與全球央行保持同步?

      “為了避免加息對經濟和出口帶來的劇烈沖擊,市場普遍認為日本如果加息,需要在美元加息窗口內完成,不會出現在美元降息的同時進行日元加息的操作?!蓖跽苷J為,結合市場普遍對美元2024年降息趨勢的預測,預計日本央行上調日元短期利率將出現在明年上半年,但是幅度有限。隨著明年下半年美聯儲開始降息,日本央行可能在上半年小幅加息的基礎上再次維持穩定。

      關注我們

      精品一卡2卡三卡4卡芒果,2288欧美理论在线观看,鲁人人人鲁人人鲁精品,在线观看女生被操视频区二区三区

          <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