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

    1. 釩電池,東風又至

      2023年11月16日 16:34   市值觀察
      釩電池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大勢所趨?

             作者:賽文,編輯:小市妹

             過去的兩年,在儲能領域曾經名不見經傳的釩電池忽然爆火,龍頭一度集體上演市值翻倍的好戲。

             那么,出過風頭的釩電池,究竟是“曇花一現”還是大勢所趨?

             【東風又至】

             去年年中,國家能源局的的一份文件即刻將釩電池的熱度推至高點。

             在這份名為《防止電力生產事故的二十五項重點要求(2022年版)(征求意見稿)》針對電化學儲能電站火災事故防范,提出了詳細要求。由此,三元鋰電池、鈉硫電池已經基本踢出中大型電化學儲能電站可選方案之列。

             一夜之間,傳統儲能技術線路變成局外人,儲能行業由此新增了巨大的缺口。

             據一些機構估計,國內新型電池的需求預計將是過去的四倍。而在各種儲能技術路線中,全釩液流電池,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釩電池,作為目前液流電池領域發展最成熟的液流電池,便站上了風口——釩電池版塊單日漲幅一度漲超9%,龍頭股攀鋼釩鈦(釩鈦股份)更是幾度漲停,19個交易日暴漲106%,成為A股市場最為炙手可熱的明星。

             市場反應如此劇烈不無道理,相比于儲能鋰電池,釩電池在儲能應用領域有安全性高、上游資源自主可控、易擴容,循環壽命長、易回收,全生命周期成本低等不少明顯的強項,其中高安全性和高資源儲量的特點最值得一提。

             先來說安全性。

             從全球范圍來看,據統計,在2017—2022年間全球共發生約60起儲能安全事故,由鋰離子電池引發的事故占比高達80%,其中的大部分又是由三元鋰電池造成。同時,國內的數據顯示,我國500kWh以上的儲能電站年火災事故發生率約為千分之六,傳統的儲能路線存在較高的事故隱患。不論是三元鋰電池,或是中國目前主力的磷酸鐵鋰電池,事故造成的人員傷亡、經濟損失和環境污染問題,都讓政策對新一代

             而全釩液流電池使用的是水溶液電解液,既不含有毒有害物質,也幾乎不存在爆炸跟火災隱患。

             再看資源儲量。

             2022年,我國釩儲量占全球釩儲量的比重為39.3%,釩產量達7萬噸,占全球釩總產量的比例高達70%。

             另一邊的鋰礦顯然還非常依賴進口,2022年,我國鋰礦資源對外依存度高達85%,本土的鋰礦雜質多提純困難,鋰礦自給率多年來始終只能在10%-15%區間徘徊。而鋰電池正極生產所依賴的另外兩種重要資源鈷和鎳,也是一樣的情況:目前我國約有80%的鈷和70%的鎳需要進口,原料占總成本五成以上。

             這樣的“先天”優勢也為釩電池“后天”應用創造了條件。

             一方面是國內釩電池裝機量擴張。市場帶動相關技術的突破,使大功率的釩電池儲能系統開始能夠投入使用。據估算,2021年,我國全釩液流電池新增裝機量為0.13GW;2022年,我國全釩液流電池新增裝機量為0.6GW。預計2025年我國全釩液流電池新增裝機量將達2.3GW。

             另一方面市場規模也呈指數級增長。2021-2022年我國全釩液流電池行業市場規模由1.7億元增長至11.8億元。根據最新的估算,到2025年,我國全釩液流電池行業市場規模預計或將超80億元。

             盡管整個版塊因為短期超漲而一度歸于平淡,但是如今又迎來了政策的“強心針“。

             日前,國家發改委辦公廳、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出文件,特別提到要。有序推動儲能與可再生能源協同發展,逐步實現新能源對傳統能源的可靠替代。

             經歷沖頂回落的釩電池版塊,又在躍躍欲試了。

             【前途幾何】

             那么釩電池究竟前途幾何,什么樣的企業才能在眼看就要騰飛的釩電池儲能中分一杯羹呢?

             事實上,釩電池的投資已經發生了許多變化。

             因為就在僅僅兩年前,在許多人眼中的釩電池還只是一個炒作了十年概念產品,相關企業寥寥無幾,零星幾個廠商勾勒釩電池的未來,也無非是搭一班新能源的便車提提股價。

             然而,僅僅過了一年時間,當多條技術流派取得突破,國內外相關項目落地、政策之下市場大爆發,入局者蜂擁而至,不少企業積極跨界布局,例如傳統能源企業永泰能源、鈦白粉龍頭中核鈦白、氟化工龍頭永太科技、龍佰集團都在2022年宣布進軍釩電池。對于不少跨界企業來說,釩一度是他們需要處理的廢料,可這又讓人難辨到底這條賽道上到底有誰值得信任。

             答案并不難獲得,只需要對釩電池儲能系統進行拆解即可。儲能釩電池主要由電解液系統、電堆系統、電控系統及其他外接設備組成。電解液、電堆成本占比分別為40%、35%,其它設備約占比25%。按圖索驥地尋找三部分的廠商,即可得到能釩電池爆發的受益者。

             電解液的基本構成是高純度釩+混酸溶液,釩礦資源和電解液產能決定了企業的地位。

             釩礦供應上,國內上市企業有攀鋼釩鈦、河鋼承鋼、建龍特鋼、川威集團和德勝釩鈦,其中攀鋼釩鈦有著全球最大的釩鈦磁鐵礦,在攀枝花市政府的支持下,企業依仗得天獨厚的資源條件,儼然全釩液流電池產業發展的旗手。為了突出“釩”的主業,在上市26年之后,公司更是將此前的證券簡稱“攀鋼釩鈦”變更為“釩鈦股份”。

             國內釩電解液生產企業共六家 ,為大連融科、川威、攀鋼、湖南銀鋒、湖南匯鋒、陜西五洲礦業等,其中大連融科建有世界首條最大規模的工業化釩電解液生產線,設計產能30000m3 /a,占全球電解液市場的80%左右。

             釩電池的巨大市場空間,讓已上市的釩礦龍頭攀鋼,與電解液大連融科一拍即合,今年年初,釩鈦股份與攀枝花市人民政府、大連融科大連市簽訂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一同推動產業化、商業化。頂著“釩電池第一股”的大連融科也在進行IPO前的最后沖刺。

             電堆方面。隨著釩電池熱度的提升,參與企業開始增加,但總體數量仍較少,許多組件依賴進口?;诩夹g提升需求,釩電池研發企業也自行研發部分組件,如大連融科自主研發電極、隔膜等,并考慮相關產線的建設。

             其他的系統集成由電池集成商完成,技術門檻有限。大連融科、北京普能、上海電氣、湖南銀鋒、武漢南瑞、大力電工是國內釩電池主要的研發和系統集成商,而大連融科下屬的大連融科儲能裝備公司有全球規模最大、現代化程度最高的釩電池儲能裝備生產基地,年產能 300MW,負責電堆的生產和整個電池系統的集成。

             如果估值眼下已經超百億大連融科能夠順利登陸A股,勢必要借“釩電池第一股”的招牌掀起風浪。

             在新能源產業快速發展的情況下,儲能是相伴相生的必要技術,“雙碳”戰略的規劃和實施,更讓儲能炙手可熱。另一個現象,釩電池企業也會樂于看到,那就是近年來,全球儲能行業的爆發式增長,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德國電池儲能增長創出歷史新高,全球電池儲能裝機正式進入高增期。

             眼下正值冬季,全釩液流電池將的春天卻已近在咫尺。

             免責聲明

             本文涉及有關上市公司的內容,為作者依據上市公司根據其法定義務公開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臨時公告、定期報告和官方互動平臺等)作出的個人分析與判斷;文中的信息或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商業建議,市值觀察不對因采納本文而產生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

             ——END——



      關注我們

      精品一卡2卡三卡4卡芒果,2288欧美理论在线观看,鲁人人人鲁人人鲁精品,在线观看女生被操视频区二区三区

          <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