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

    1. PICO大裁員:頭顯先被關在元宇宙大門里

      2023年11月16日 16:33   鋅財經   鋅財經

      作者|孫鵬越????????

      編輯|大?? 風

      蘋果公司發布vision Pro五個月后,頭顯行業先撐不下去了。

      近日,字節跳動旗下虛擬現實品牌PICO發布內部通知,計劃對組織架構進行調整,以更好地聚焦在硬件與核心技術的長期探索和突破上。其中,PICO移動OS團隊將并入字節跳動產品研發和工程架構中臺,以加強OS核心技術研發的中臺投入和統一管理。

      組織架構調整,就意味著裁員。PICO消息一出,頓時滿城風雨,甚至部分被裁掉的員工在社交媒體表示,這次PICO裁員比例高達80%。

      PICO微博

      11月8日,PICO官方微博否認了這個說法,并稱:短期投入和相關團隊規模會縮減,涉及員工300余名,整體占比約23%。

      距離上一次裁員僅僅只過去9個月時間,PICO又一次陷入了艱難之際。

      無人問津的頭顯設備

      作為字節跳動的核心業務、有數百億的資金投入的PICO,為什么就只撐了不到三年?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XR設備沒人買了。

      XR的設想雖然好,但是目前所有的XR設備,僅僅只實現了VR功能。不但功能雞肋,還不受消費者的認可。

      購買過PICO的小王告訴鋅財經,作為互聯網從業者,在元宇宙概念爆火之時,他就對XR設備非常感興趣,于是便購買了當時PICO的旗艦XR設備,但令他大失所望。

      “這個所謂的XR其實就是個VR,并沒有什么科技感,本質上就是頭顯里面裝了個屏幕?!?

      “并且這個頭顯帶上去特別頭暈,看了一會就惡心,跟患了3D眩暈癥一樣……如果我只是想要看顯示效果,為什么不買個投影儀?不管是極米還是堅果,它們顯示效果都比頭顯要強?!?

      PICO頭顯

      小王對XR頭顯非常怨念,認為它完全沒有做到宣傳中說的“虛擬現實”效果。同時,作為娛樂用途的XR頭顯在娛樂性上也格外欠缺。

      “先不說XR頭顯對于游戲相關的適配性,單從使用角度來說,頭顯戴上去特別的傻,只能一個人孤零零躺在家里看電影、玩游戲。不僅沒辦法帶出家門,更重要的是戴著它根本沒辦法和旁邊的人交流,完全不能和swich、xbox、ps游戲機相比?!?

      通過小王的描述中,我們可以得知,XR頭顯本質上就是一臺VR設備,可以支持使用的場合過于稀少,這也導致大部分購買過XR頭顯的用戶最終都是放棄使用,任由其在角落積灰。

      失去消費者的支持,PICO市場逐漸落寞也是情理之中。

      IDC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國內XR/AR/VR頭顯產品(以下統稱XR頭顯)共計出貨110.3萬臺,其中PICO Neo 3和PICO 4兩款機型的出貨量分別是50.5萬和21.7萬,雖然拿下了國內65.4%的XR頭顯市場份額,但耗費百億資金僅僅只有不足百萬的體量,顯然是不及格的。

      現在PICO格外慘淡,但曾經的PICO,或者說元宇宙浪潮時期的XR賽道,也曾有過輝煌時期。

      曾經的元宇宙大門

      XR是指通過計算機技術和可穿戴設備產生的一個真實與虛擬組合的、可人機交互的環境。是AR(增強現實)、VR(虛擬現實)、MR(混合現實)混合在一起的產物。

      根據Jon Radoff提出的元宇宙七層構成要素,元宇宙的實現,從底層技術到生態應用需要7個層面的發展才能實現落地。而最基礎的虛擬現實技術,則需要XR設備來支撐。

      在瘋狂營銷“XR頭顯是元宇宙大門”的市場下,扎克伯格推出的Oculus Quest 2成為第一個吃上紅利的設備商,以299美元的價格,幾個月時間突破1000萬銷量。

      Oculus Quest 2的火爆,加上全球元宇宙浪潮的刺激下,有野心成為“中國版Meta”的字節跳動在2021年9月,花費90億元重金收購PICO,一度被字節跳動視為核心業務。隨后兩年,字節跳動為其投入數百億元。

      拿了大筆資金的PICO開始在國內掀起價格戰和營銷戰,把“PICO免費體驗、打卡免費送”的廣告推送全網,從微信朋友圈、到抖音開屏、直播間、再到微博,幾乎無孔不入。

      據媒體統計,2021年PICO出貨量為50萬臺,到了2022年PICO銷量目標為100萬臺,但實際銷售量未及預期,只有70萬臺;等到2023年,PICO又將頭顯出貨量下調為50萬臺左右,比2022年的100萬臺目標縮水一半。

      PICO頭顯

      不到兩年半時間,PICO就深陷于裁員、離職和調崗。

      先是今年2月份,PICO就已經開始了人員優化。計劃將約2000人的團隊規模,優化15%左右,大概有300人左右受到影響,主要涉及北京地區的市場和運營崗位。

      到了10月份,PICO就被媒體曝出被字節跳動戰略放棄的傳聞,同時多位核心業務負責人相繼離職和調崗。尤其是PICO副總裁、內容生態負責人任利鋒,在上半年就處于離職狀態,長期不負責PICO的業務管理。

      從上到下,從里到外,PICO一整年都處在動蕩之中。但陷入低谷期的XR公司,并不只有PICO一家。

      大廠放棄頭顯設備

      IDC最新數據顯示,2023年第二季度全球XR頭顯出貨量連續第四季度下降,出貨量同比下降?44.6%;XR頭顯在2023年的銷量嚴重倒退,預計今年將出貨850萬臺,僅略高于2017年。

      在全球市場,Meta作為XR頭顯市場領導者在2023年第二季度擁有50.2%的市場份額,第二三四五名依次是:索尼(27.1%的市場份額)、字節跳動(PICO 9.6%的份額)、Xreal(原Nreal)和大朋VR,市場份額均略高于2%。

      放棄XR頭顯,已經成為國內外互聯網大廠的普遍趨勢。

      元宇宙的忠實信徒Meta,已經將公司核心從元宇宙轉行為大模型,并自去年11月至今年4月底,Meta已裁員2.1萬人,占其員工總數的近四分之一。

      今年6月,Meta發布全新一代頭顯旗艦Meta Quest 3,但出貨量急劇下跌,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表示,Meta Quest 3將出現70-80%巨大環比降幅。

      另一互聯網巨頭微軟,則直接解散了工業元宇宙團隊,在Surface設備、混合現實硬件(MR)HoloLens和Xbox等部門裁員。今年3月,微軟官網公告宣布關閉了旗下VR社交平臺AltSpaceVR。

      時至今日,還相信虛擬現實技術以及頭顯設備的只剩下蘋果公司。

      Apple Vision Pro

      今年6月,蘋果發布MR眼鏡Apple Vision Pro,定價高達3499美元(約為人民幣25000元),并將其稱為“第一代空間計算平臺”。在蘋果的演示視頻中,Vision Pro操作格外富有科技感,只須用手、眼和聲音來操控界面。

      但這一切都只是霧里看花,Vision Pro發布接近半年,仍沒有消費者真正拿到手。據蘋果公司透露,Vision Pro發售時間延遲到2024年第一季度,僅局限在美國地區發售,其他國家或地區發布日期和定價未定。

      或許蘋果能重新塑造一個嶄新的XR設備市場,但前提是,現在的XR設備公司得活下去。

      關注我們

      精品一卡2卡三卡4卡芒果,2288欧美理论在线观看,鲁人人人鲁人人鲁精品,在线观看女生被操视频区二区三区

          <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