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

    1. 首席談經濟丨專訪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經濟二次轉型契機下,要做大做強服務業

      2023年11月16日 16:46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柳寧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柳寧馨  杭州報道

      11月15日,我國前10個月經濟數據公布,消費的宏觀數據情況好于預期。今年前10個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6.9%,服務零售額同比增長19.0%,服務消費的增速大幅高于商品零售。

      消費對經濟增長的基礎性拉動作用持續發揮,但也不可忽視,經濟恢復出現了一些波動。目前我國經濟形勢的最大特點是什么?如何看待經濟復蘇過程中面臨的一些階段性矛盾?隨著出口和房地產對穩增長的貢獻逐漸減弱,未來中國經濟還存在哪些新動能?圍繞這些問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了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李迅雷認為,我國經濟面臨二次轉型的契機,出口增速下行、投資增速放緩等情況是經濟轉型的必然結果,而一些新經濟相關動能帶動經濟增長越來越明顯。我國有能力實現穩增長目標,未來不大會出現強刺激政策,但是能夠守住底線。他還提到,二次轉型既要推進制造業轉型升級,也應該要做大做強服務業,進一步提高服務業占GDP的比重。

      經濟回穩態勢明顯

      《21世紀》:目前我國經濟形勢的最大特點是什么?影響我國經濟復蘇的關鍵要素是什么?

      李迅雷:從三季度的數據來看,我國經濟回穩趨勢比較明顯。8月份以來,除了出口數據還有待觀望,投資、消費數據明顯好轉,房地產新開工面積也有見底回升的跡象,從關鍵的消費數據看,服務消費表現比較突出。

      影響經濟復蘇的關鍵要素沒有特別突出的,整體比較均勻,但更需要關注的是,現在經濟在轉型,消費對GDP貢獻在增加,新能源汽車高增長及其出口對GDP貢獻在增加,一些新經濟相關動能帶動經濟增長越來越明顯。從這個角度看,我國出口增長速度下行并不是經濟不好的表現,是經濟轉型的一個必然結果。

      《21世紀》:結合今年以來的經濟運行情況,你如何看待經濟復蘇過程中面臨的一些階段性矛盾,例如部分領域風險有所增大、消費需求有待繼續釋放等?

      李迅雷:矛盾必然是存在的,客觀上來看,過去中國經濟增長的動力主要來自于投資和出口,這兩大動力曾經給中國經濟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對我們近期構成較大壓力的主要有兩個問題,一是房地產受長周期下行影響,可能會有一個持續時間比較長的下行過程,這個過程對我們當前經濟帶來的風險還沒有充分釋放出來,到目前為止還是一個比較大的潛在風險。

      二是,過去我們中國經濟是典型的投資拉動型經濟增長模式,除了房地產主要靠民間資本來推動,基建投資主要靠地方政府來推動?,F在地方政府債務在上升,土地財政貢獻在下降,也會面臨基建投資需求不足的影響。

      此外,也不能忽視經濟發展面臨的長期、結構性問題。中國的消費對GDP貢獻比例要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居民消費這塊的比重尤其低。長期來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是居民消費,拉動居民消費又需要有居民收入的增長,中產的占比要提高,這是拉動消費可持續增長的一個主要動力。結構性問題短期內很難得到改變,也會對近期經濟增長有一定的拖累作用。

      做強服務業改善經濟結構

      《21世紀》:你曾提到,中國經濟面臨二次轉型的契機。隨著出口和房地產對穩增長的貢獻逐漸減弱,未來中國經濟還存在哪些新動能?

      李迅雷:二次轉型的難度比一次轉型更大了,有幾個關鍵點。第一個,制造業要轉型升級,我國要成為一個制造業強國,現在正在發展例如半導體、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等產業,讓中國制造在全球更有競爭力。

      第二個,目前中國的服務業占比相對較低,在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制造業的機械化、自動化程度會進一步提高,用工需求會進一步減少,分離出來的勞動力會轉到服務行業。我們應該要做大做強服務業,進一步提高服務業占GDP的比重,目前我國的服務業占比遠低于歐美發達國家,所以我覺得服務業的發展空間還是比較大。

      《21世紀》:做大做強服務業具體涉及哪些方面?

      李迅雷:進一步說,服務業不僅涉及房地產、消費,生產性服務業需求也很大。例如交通運輸、技術研發、法律咨詢等需求都很大,服務業發展得好,反過來也會帶動制造業發展。例如,服務業領域可能會用到越來越多的機器人,也需要制造業提供相關的產品。

      我們也要改變一些長久以來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服務業是虛的,制造業是實的,認為中國這兩年服務業占比上升過快,制造業占比下降過快,要止住制造業下行趨勢。我認為制造業下行是客觀的市場規律決定的,目前PPI在往下走,制造業產能過剩問題突出,做大做強服務業后,經濟結構才有可能持續改善。

      從10月份的消費數據看,商品零售額同比增長6.5%,但餐飲收入同比增長17.1%,今年前10個月,服務消費的增速無論是單月還是累計,都大幅高于商品零售。而今年雙十一的銷售額比去年有所提高,其中與服務消費相關的比較亮眼,如戶外消費、旅游消費相關的產品大幅增加,寵物食品、沖鋒衣、公路自行車、機票業務等銷售額大幅增加。

      與此同時,當前低價消費的特點更加明顯,說明目前需求相對偏弱,也體現在物價上,10月份的CPI依然為負。因此,要促進消費,還得做大服務業,解決更多人的就業難題,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

      未來不大會出現強刺激政策

      《21世紀》:地方債是穩投資的重要引擎,當前不少地方債問題凸顯,該如何有效化解地方債問題?

      李迅雷:最終還是應該降低地方政府的融資成本,降低債務成本?,F在地方政府一方面債務壓力比較大,另一方面債務成本比較高。債務壓力是客觀存在的,我們可以做的主要是降低債務成本,減輕地方政府償債壓力。

      此前確定增發的萬億國債只是幫地方政府解決一部分支出——防災減災救災支出的錢由中央特別國債來支出,地方政府可以把省下來的財政支出用于其他地方,這樣就間接地減輕地方政府的支出壓力。但我覺得萬億國債還是不夠,建議中央給地方政府多一些發債融資的額度,讓地方政府降低融資成本。

      不過,如果現在能夠控制地方政府的債務杠桿水平不再進一步上升,已經非常不錯了。我們現在面臨經濟增速下行的壓力,土地財政收入減少給地方政府帶來了廣義財政收入的減少,從這個角度看,政府杠桿率的提升應該是剛性的,中國又處于人口老齡化加速階段,養老及醫療開支會明顯增加,更需要用錢,因此合理的目標是穩杠桿,想要政府部門降杠桿的話,這個要求有點高。

      《21世紀》:你對接下來的經濟形勢有怎樣的預判,宏觀政策預估會有哪些方面的調整?尤其在財政政策方面,基于當前經濟運行,穩增長政策后續應當如何加大力度?

      李迅雷:財政政策的工具應該還是比較多的,關鍵是要關注投入產出比。如果要實現增長目標,財政投入多一點,目標應該就能實現。但是為了實現這個經濟增長目標,把政府杠桿率水平大幅度拉升是否劃得來,背后的經濟賬需要仔細算。

      從前三季度的經濟表現看,我國有能力實現今年的穩增長目標,同時,要盡可能少花錢,關注投入產出比。因此,我認為未來我們不大會出現強刺激的政策,但是能夠守住底線。

      關注我們

      精品一卡2卡三卡4卡芒果,2288欧美理论在线观看,鲁人人人鲁人人鲁精品,在线观看女生被操视频区二区三区

          <th id="kt9ov"><track id="kt9ov"><sup id="kt9ov"></sup></track></th>

          <nav id="kt9ov"><optgroup id="kt9ov"></optgroup></nav>